影评

当前位置:必赢娱乐 > 影评 > 但大部分大学时光都被朴赞郁用来看电影,是三

但大部分大学时光都被朴赞郁用来看电影,是三

来源:http://www.dLs44.com 作者:必赢娱乐 时间:2019-10-01 06:06

必赢娱乐官网,必赢娱乐棋牌,必赢娱乐登录,    看到朴赞郁,我只能想到复仇,虽然他的电影我看得不多,因为都太变态,但是作为一个对韩国电影韩是很熟悉的人来说,在复仇界,他是老大。
   由于是很早以前看的啦,所以具体感受已无法形容,只记得看完很郁闷,但是值得一看。
   下面引一段朴赞郁自己的话::“一个社会文明程度和教育水平在发展,人们不得不深深地掩饰自己的愤怒、仇恨和嫉妒。但这不是说这些情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人际关系日益复杂,愤怒也会日益生长。随着现代社会个人的精神负担加重,在愤怒增长的同时,宣泄愤怒的出口却愈来愈小。这种情况是不健康的,可能因此才有艺术的存在。事实上,我的作品中所表现的复仇并非真正的复仇,那都是良心上负罪感的转移。我的电影里那些人的行为,都是因为不愿把过失归咎于自己,才把行动目标对准旁人。所以,虽说影片标榜复仇,但更恰当地是说强调道德,有罪的良心才是核心主题。几部片子里反复出现的是有罪的良心。因为他们总是意识到自己做过的错事,受困于那些错事,那些事的发生可能是生活中无法避免的,我的角色他们本质上都是好人。人们不得不诉诸于另一种暴力来平抑内心感到有罪的道德感,这就是我目前的电影中最基本的悲剧特质。”

提到近代电影就不能不提到韩国电影。提到韩国电影就不得不提到很多出色的导演。朴赞郁更是其中最不能被忽视的那一个。

今天终于看了《亲切的金子》,算是完成了朴赞郁的《复仇三部曲》,对朴赞郁的崇拜再度油然而生。本文总结一下我对三部复仇的诸多想法,另略作总结和比较。

众所周知,被称为“Mr.Revenge”的朴赞郁并非电影科班出身,就读于韩国西江大学时,虽然攻读的是哲学专业,但大部分大学时光都被朴赞郁用来看电影。韩国电影界曾有人说“再没有人看的电影比朴赞郁多了。” 由此可见一斑。

《我要复仇》是三部曲中内涵最深沉的一部,是三部曲中唯一涉及到复仇的社会根源的一部。复仇者定位在准韩国的中下阶层,赤裸裸的揭露当前韩国社会体制和经济体制的弊端。就情节来说,现实性很强。复仇的多方无所谓正义还是邪恶,他们的惨剧都是社会的不合理导致的,然而处在中下阶层的人们看不透,都自己受了委屈,都觉得应该复仇,却找不到复仇的对象。这一步作品在视觉效果方面为朴赞郁的三部曲奠定了哥特的基调。唯美而残酷的镜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如死掉的小女孩的尸体随着河水浮动,一半脸露出水面,眼睛睁着,潜在苍白的面孔上。非线性的叙事手法运用的华丽而不做作,尤其是从一连串不直接相关的电话对话开始,把早已猜到结局的观众依然绕的云里雾里却丝毫不影响对情节的理解,大师本色初显。具体细节以前写过一篇拙作详细分析,不再累述。

看朴赞郁的电影往往会得到一种分裂式的体验。那些绝美的画面和构图中,卑贱的主人公们被残酷的命运死死地按在身下,动弹不得。最终他们选择反抗的方式,便是复仇。

《老男孩》在内涵上比不上《我要复仇》。虽然它是三部曲中获得赞誉最多的一部,但我相信这些赞誉与影片内涵关系不大,大多应是对电影驾驭能力的表彰。《老男孩》和现实社会没有很大结合,在人性上也相对缺乏挖掘,这一点和《Kill Bill Vol.1》有些相似。除了这些,《老男孩》是近乎完美的。感性上,朴赞郁更加游刃有余的用哥特的画面与松紧有秩的节奏紧紧的抓住观众。复杂的情节让大多数观众根本猜不透主线究竟如何发展,而且悬疑电影和非线性电影的影迷都会发现朴赞郁的镜头不落俗套。这一次复仇定位在黑社会,基本没有任何警方等“正义势力”的介入,很有些Film Noir的味道,虽然朴赞郁本人没有刻意强调这一点。《老男孩》涉及到两场复仇,复仇的原因都是表面化的私人恩怨。第一场复仇的原因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仅仅是因为很多年前吴大秀看到一对研究彼此身体的姐弟(虽然姐姐死了。。。)。由于第一场复仇留下了非常严重的后果,所以第二场复仇显得更合理一些。也许正是由于对复仇根源缺乏深层次的挖掘,《老男孩》显得非常男性化,是三部曲中最有男人味道的一部。在美学的体现方面,由于整篇的浪漫主义色调,《老男孩》来得更加自然一些,不论是囚禁吴大秀的密室还是Mi-Do与一只大蚂蚁孤独的邂逅皆是如此,而《我要复仇》在现实和浪漫之间的切换略显突兀。

“复仇三部曲”毫无疑问是朴赞郁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他用极少的对白和背景音乐把残酷的现实从平静的表象中剥离出来,把真善美毁灭给观众看。

由于前两部作品的光芒,人人都会对复仇三部曲的终结篇报以超高的期望。而《亲切的金子》绝对算不负众望,不仅仅给前两部续上貂尾,在艺术成就上也水到渠成的封了顶。《亲切的金子》在我看来,是三部曲中最完善,最成熟的一部。《我要复仇》在技术上的青涩和《老男孩》在内涵中的肤浅都不复存在。而先前成功的因素,比如华丽的非线性镜头,哥特的画面等浪漫主义成分更加游刃有余的镶嵌在比起《老男孩》来说更加现实主义的故事背景中。《亲切的金子》在情节上是三部曲当中最简单的,影片一开始就展示了故事的结尾,没什么特别的悬念可言;而复仇的过程也丝毫谈不上曲折,出狱之后一路坦途的杀到Boss。因此,从情节的复杂度来看,《老男孩》远在《亲切的金子》之上。然而这并不是朴赞郁的问题,因为他并不是因为才尽而简化情节,而是把故事铺展的更开,增加了情节的厚度。金子一个人的罪引出一群有罪的女囚,一个人的仇恨连起诸多共同的仇恨。朴赞郁用适当的笔墨解释了其它女犯人犯罪的经过,一来增加了故事的戏剧色彩(《基督山伯爵》和《芝加哥》的影子),二来为金子的复仇铺平道路。而其他丧子的家长仅仅在最后结局时候出现,依然增加了戏剧色彩(《东方快车谋杀案》)又恰当的简化了冗余的情节,可见朴赞郁的剧本也彰显大师风范。

在拍摄手法上,朴赞郁早早就树立了自己的风格。鸟瞰镜头、静止镜头和固定机位是朴赞郁的影像风格中比较明显的三种镜头语言。

然而《亲切的金子》在剧本上并非没有败笔。因为刚刚看完电影,之前没怎么看过其他的评论,不知道是否有人有同感。一个我眼中的败笔是金子和凶犯的两个打手的相遇。这个情节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叙述了复仇过程的合理性,也加深了金子身上的罪孽,然而它是多余的。复仇过程的合理性我们不看重,因为先前的铺垫情节已经充满浪漫主义色彩,所以这一阻碍反而会显得不伦不类;金子的罪孽早就集中在了凶犯身上,因此这两个人的死伤丝毫不会给人留下任何印象。这段情节怎么改进呢?我觉得不用改,直接删掉就好了。剧本里就写道:“...于是,金子来到了多年以前陷害他的男人面前....” 这里要穿插点题外话,想当年看《影子武士》,大公子继位的时候电影只剩下十几分钟了。我知道这“风林火山”的部队要完蛋,但是怎么也想不通怎么用十几分钟的时间弄死这些人。结果黑泽明出现在荧幕上,用镁光灯照我的眼睛,等我恢复视力的时候“风林火山”已经完蛋了。我感觉自己被干了,但是还是热烈的拍起手来,因为被干的实在是太爽了,大师就是不一样!本来这些部队怎么蒸发的就不重要,大师就能razzle dazzle你,稍微差一点的就要编一个草草收场的所谓逻辑的结尾。

鸟瞰视角也常被叫做上帝视角。在这样的镜头的下的角色通常看上去非常无助,观众好像上帝一样注视着大地上的蚂蚁们。《我要复仇》中阿游在儿时常去玩的河边出现了三次。这三次都伴有鸟瞰视角出现。第一次是儿时和姐姐一起玩耍。第二次是埋葬姐姐的尸体。第三次是自己被东劲杀死。朴赞郁用这种方式强调了阿游在面对命运时的无助。

《亲切的金子》是三部曲中戏剧色彩最浓重的。比如金子狱中的经历,从亲切到冷艳的转变,脆弱神经质的和坚强相互展现等等。这些比起《老男孩》来说都合理了不少,却不妨碍在浪漫中展示人性。另外这部终结篇的film noir的色彩明显了许多,从金子的口中亲自说出:“你们想让警察处理还是自己来?”

另一个朴赞郁比较喜欢的手法是静止画面。这种以北野武为代表的日本导演最喜爱的手法极其容易制造荒诞和反差极强的视觉效果。《老男孩》中吴大秀出狱后和美桃挨家挨户的吃蒸饺的时候出现过这样的镜头。这种场景会给观众一种戛然而止的反衬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朴赞郁的表现手法虽然很西方化——世界观(女子监狱里的bl,基督教),语言(英文介入),背景音乐(小提琴的广泛使用)——但和其他貌似西化的韩国电影相比,一点不显得媚俗,难能可贵。另外不得不说,三部电影中其实都有姐弟恋的情节出现,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

在交代人物关系和戏剧冲突时,朴赞郁对固定机位的喜爱显而易见。无论是室内或是室外,利用固定不动的取景视角把人物和他们的行动固定在景框里,产生压抑和心神不宁的效果。但在某些时刻,一些暴力血腥的镜头被刻意留在的画框之外,只留下背景声音,这样反而产生了更残忍更暴力的效果。这种限制性的叙述视角进一步放大了朴赞郁电影中主角们悲剧命运的戏剧效果。

基本上就对复仇三部曲作以上小结。我自己的心水顺序如下:《亲切的金子》>《我要复仇》>《老男孩》。

普多夫金曾经说过“电影艺术的基础就是剪辑。 ”朴赞郁影片中的剪辑同样特立独行。在他的电影中,镜头与镜头之间的衔接从来不受时间和空间的制约,相当简洁并且行之有效。

如果说朴赞郁是一位人文主义者有些夸张的话,那么我们至少可以将他视作一位人文关怀者。朴赞郁的电影往往像一部寓言故事,受古希腊悲剧极大影响的他的把目光聚焦在社会底层的人们,他痴迷于这个人群在生活的发生不测与巨变时,他们如何面对,如何选择,如何复仇。

阿游、大秀,金子无一例外的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是被高高在上的富人们踩在脚下的穷人。在面对命运突如其来背叛与嘲弄的时,他们无一例外变得冷酷、血腥、残忍。这也是在这个朴赞郁电影中那些封闭的空间里,他们唯一的选择。

阿游在遭到工厂解聘,又被器官贩卖集团拐骗割去了肾脏----在整个社会都将他踩在脚底的时候,他几乎一夜之间完成了由善到恶的转变。只不过,同时作为复仇者和被复仇者的他最终死在为女儿复仇的东劲的刀下。而作为复仇者的东劲又死在了为英美报仇的复仇者们的刀下。

吴大秀本是个狂妄自大、口无遮拦的中年男子,由于在少年时无意传出了李宇真和姐姐李秀芽的不伦之恋,在数十年后被李宇真用一系列精心策划的行动报复陷害。在被放出黑监狱后,他带着十五年的仇恨和愤怒变成了复仇者。然而,为了不让女儿美桃知道和自己的不伦的真相,吴大秀选择用自残的方式企图得到李宇真的原谅,作为复仇者的他,最终还是成为了被李宇真复仇的最大受害者。

阿游和大秀同样都是复仇者,也同样被命运安排为了被他人复仇的被复仇者,只是阿游的代价是自己的性命,而吴大秀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最终和美桃过着我们不得而知的生活。

与他们不同,作为一名柔弱女性的金子在饱尝了十三年的冤狱之后转身变为了充满愤怒的复仇女神。然而在报与不报的几度挣扎下,把复仇的权利交给了被害孩子的家人们。这一次,朴赞郁挑选她成为了代表社会的审判者。

朴赞郁的电影就是这样子通过复仇要把美毁给观众们看,然后告诉我们,这就是悲剧。

“复仇三部曲”中主人公的命运虽然都与“复仇”紧密相连,但是在作为导演朴赞郁的意识形态上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这也许可以看做是导演本人命运变化的映射。朴赞郁在“复仇三部曲”之前只拍摄了三部长片。第一部《月亮是太阳做的梦》和第二部《三人组》都属于极度个人化并且有着明显的模仿痕迹的作品,票房惨淡,且口碑也不尽如意。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处于人生低谷的他遇到并抓住了千载难逢的机会----拍摄了无论在他个人和韩国影史上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影片《JSA共同警备区》。这部影片在商业和口碑上获得了双重的肯定,但最大的意义在于使朴赞郁一举成为了韩国当代招牌式的导演,也在一定程度上使他在接下来的创作过程中拥有了更多的空间和更大的权利。

朴赞郁不算是一位多产的导演,在“复仇三部曲”后,接连拍出了《机器人之恋》、《蝙蝠》、《斯托克》这样更靠近主流或者好莱坞的电影。媒体中出现了很多不同的的评价,但不能否认的是."复仇三部曲" 无论对于朴赞郁本人还是韩国电影来说,都有着划时代和里程碑式的意义。

有位看过“复仇三部曲”朋友感慨朴赞郁心理病态,总要让观众不舒服。笔者不能认同这种简单粗暴的评断。朴赞郁的电影虽然表面上经常跟暴力与犯罪有染,但实际上,不仅仅是“复仇三部曲”,朴赞郁的所有作品自始至终关注的都是人性在“丑与恶”、“善与美”这样的两极状态下表现出的选择与挣扎。也许就像《老男孩》的结尾那样,朴赞郁并没有为我们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他仍然用他最独特的视角,提出了一个又一个血淋淋的,让我们无所适从的问题。

参考资料:《韩国电影史》 、时光网

本文由必赢娱乐发布于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但大部分大学时光都被朴赞郁用来看电影,是三

关键词: